漳州东站王建国:奔忙在烈日下的调车长

zz.fjsen.com  2016-07-20 08:52:46   来源:闽南日报  我来说两句

  王建国指挥调车作业

炎炎夏日,列车和钢轨如同火炉般散发着炙热的气息。昨日,笔者走进位于郭坑镇的漳州东站,车声隆隆,一个身影在列车间不断腾挪、攀上、跳下、摘钩。“停车、启动、推进、连接……”对讲机声音此起彼伏,调车长王建国正在组织调车现场指挥。

五年前,王建国从铁路专业院校毕业后,通过招考只身从老家陕西商洛到漳州工作。从制动员到连结员,再到如今的调车长,这个1987年出生的小伙是漳州东站最年轻的调车长,与年龄相比,言语间有着一份沉稳。“到漳州5年,因为工作,没有回老家和父母一起过年。说实在的,调车这活儿苦、累、险、脏,很多人都不愿意干。”王建国说:“但既然选择了铁路行业,就要踏踏实实干好每一个岗位。如今,我在漳州找到了爱人,已把这当第二故乡了。”

调车长一职多数人并不了解,通俗地讲,就是给列车“穿针引线”的人。普速列车抵达站点后,调车长要将列车“解体”,再根据每个车厢需要到达的车站和方向,重新编组成一列新车,继续奔向全国各地。如今,漳州东站逐渐演化成以货物运输为主的货运车站,普速列车抵达漳州东站这个车流集散和列车解编的站点后,王建国“调车长”的工作就是在线路之间来回穿梭,从调车机车上上下下,指挥列车开行前的分解、编组。调车长是铁路内部最基础、最平凡、最辛苦的工种,但是铁路货运中最重要的工种。漳州东站目前共有4个班16人轮流负责调车,通常是早上7时30分到晚上6时一班,晚上6时到次日早上7时30分一班,上班时都是在室外连续作业,休息时间也就是中途半个小时饭点的时间。

王建国是其中一个班的“调车长”,名为“长”,其实手下只有3个“兵”。即使如此,他也毫不懈怠,无论白班、夜班,王建国都提前20分钟到达车站,看看存车情况、线路状态。调车是个辛苦的体力活,也是个需要耐心的精细活。刚工作时,规章制度条款众多、专业术语晦涩难懂,王建国为了尽快提高业务技术,除参加车站组织的培训外,还利用业余时间自学。2014年12月,在参加南昌铁路局举办的调车技能竞赛中,王建国取得了调车长业务第一名的成绩。在担任调车长近两年时间里,王建国调车超过12余万节,最多时,他每天指挥调车近200节,保持零违章、零事故的成绩。王建国说,铁路调车工作来不得半点马虎,如果出现失误,就会导致后续火车晚点。辛苦是其次,最重要的还是人身安全,工作在两个轨道之间,稍不注意,就会发生事故。每天“护送”列车来来回回,每一个环节他都亲自查看,从头走到尾,认真查看车门是否关好、关门车的编挂是否符合要求、人力制动机是否全部撤除等等,他的对讲机几乎每隔几秒就响一次,因为工作时不能携带手机,要在几百米长的火车上与同伴联系,就必须通过对讲机传递指令。

每年进入“三伏”天气,对于王建国和他的同事们来说是最难熬的时段。烈日暴晒下车体的温度高达60多摄氏度,为防止烫伤,他们都穿着长袖外套、长裤、胶鞋作业,汗水不停地往下流,身上的衣服经常是湿了干,干了又湿。王建国告诉笔者,每天拿到调车计划的时候,其实没想那么多,不管什么样的天气,职责就是要安全地干好每一班活,保证火车准时出发,不出现失误、晚点。(郑季华文/图)

  • 责任编辑:陈惠华     标签:漳州东站 调车长
  • 打印
  • 收藏
  • 【字号
相关新闻
相关评论
  • 点击排行
  • 三天
  • 一周
  • 一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