漳浦民间艺人刘乌金:坚守传统技艺雕琢美丽人生

zz.fjsen.com  2017-11-14 09:30:05   来源:闽南日报  我来说两句

  刘乌金在雕刻

走进漳浦县杜浔镇一家别具一格的木雕店,在氤氲着各种名贵树木香气的雕刻工作室,笔者看到琳琅满目的木雕工艺品,有闽南人尊崇的“宅公祖”,有关公像、观世音像,更有各种各样的山水花树、鸟兽虫鱼等雕刻。这家木雕店的主人是刘乌金。

“我父亲去世那年,我16岁。这一年,我辍学了;不过,这一年也成为我学艺生涯的开始。”刘乌金介绍,那时乡下人时兴定制古式大木床、八仙桌、案几及靠椅,村里有几位老木匠非常受欢迎。因为他打小就留意老木匠们的手艺,略懂一点门道。于是,聪颖的他想方设法弄来一些工具,诸如凿子、刨子、木工锯、铁锤等,然后从山上弄些木头,开始尝试从简单的木交椅做起。说来也奇怪,没过多久,他居然无师自通,模仿制作出第一把木交椅,而且像模像样,受到村里长辈们夸赞。不过因为是初学,缺乏经验,刘乌金稚嫩的双手经常磨破皮,扎出血,不久结出厚厚的茧子。为了把手艺学到家,他硬是吞下许多常人无法忍受的苦痛,这其中不仅有肉体上的损伤,还有来自主顾们的厉斥和苛责。

光阴荏苒,转眼间,刘乌金在老家杜浔镇林苍村干了三年小木匠的工作。“虽然已经掌握如何做木匠的基本技艺,但年少的我不满足于此,毕竟木匠的活儿太细太苦。”19岁这年,他怀揣到外面闯闯的念头,经人介绍,到邻镇沙西镇下寨村拜师学习剪瓷雕技艺。“剪瓷雕是隔海相望的东山岛上寺庙建筑中一种地方传统手工技艺。会这门手艺的人非常稀少,方圆几十里恐怕只有下寨李有森老师傅比较精。所以我就跟他学。”刘乌金说,剪瓷雕选取的材料是各种颜色鲜艳的彩瓷器,按需要剪成形状大小不等的细小瓷片,再用它来贴雕人物、动物、花卉、山水,装饰寺庙宫观等建筑物的屋脊、翘角、门楼、壁画,具有色彩鲜艳、造型生动、立体感强,久不褪色的特点。这门雕刻技艺精湛,艺术价值相当高,又因为那时重修庙宇一时兴起,但会的人少,所以行内人很吃香,挣钱不少。

刘乌金成了李师傅的关门徒弟。虽然他的技艺学得不少,但因为年纪尚轻,又缺乏经验,要得到大家的认可十分困难,因而刚开始,他接到的活儿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多。无奈之余,他只好半工半农,一年之内,大半时间在家种田,勉强维持生计。不过在此期间,他不废最初的手艺——闲暇总会打磨出几件精巧的木雕。

一晃,刘乌金24岁,这一年他结了婚。第二年,一次偶然的机会,他从东山县铜陵镇一位熟人那里了解到,当地时兴一种技艺——“镜联”制作。“这种纯手工技艺,工序并不繁难,主要是塑料泡沫雕镂和玻璃彩绘两种,可以制成立体和平面镜艺,用于结婚和乔迁等喜事,做出来大家愿意买,价格还不错。”听了对方一番介绍,刘乌金动了心,决定转行做看看。于是他细细研究了整个“镜联”的制作过程,并很快掌握下来。

刘乌金37岁那年,有一位云霄县的朋友慕名请他去修建社庙,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。他欣然应允。要主持修建像模像样的木石结构庙宇,即便体制不大,却也不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,得联系好多师傅和工人,方有把握顺利完成。所幸他在行内认识不少人,认真打理一番之后,万事俱备,便全力赶赴工程建造。经过一个多月的辛勤劳动,刘乌金凭着娴熟的技艺和样样精通的本领,团结带领工人师傅们,如期完成他的第一份人生大单。这一炮打响,刘乌金此后在云霄县一年多的时间里接单不断。

42岁那年,刘乌金决定不再揽接修建庙宇的工程,一心想安定下来,专职做古建筑木雕。这年,他把家从林苍村搬到镇上。

“一个精美的工艺品,从打坯到粗雕刻、粗磨,再到细雕、细磨,而后上底漆,继而漆线、贴金箔、面漆、五彩等,凡此种种,至少十五道工序以上,非常繁难,常常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。但是只要顾客青睐我的作品,我一天工作十五个小时以上,也在所不辞。”四十年来,刘乌金始终没有放下刻刀,自从把心安放在木雕这门技艺后,他不改初衷,依然保持少年时代对艺术的那一份热烈追求。因为力求纯手工打磨制作,他每天下来常常累得腰酸背疼,好在妻子是个好帮手,夫妇俩相濡以沫,用勤劳和智慧创造了美好的生活。(洪锦城 文/图)

  • 责任编辑:陈惠华     标签:
  • 打印
  • 收藏
  • 【字号
相关新闻
相关评论
  • 点击排行
  • 三天
  • 一周
  • 一月